微商进化史:零售新物种,还是新一代传销?

栏目:微商资讯时间:2019-01-24 09:55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去年年底,老A随着BK社群退出云集微店,转投了新成立的社群电商平台“达令家”。

“云集政策改变了,大店主利润被削弱,团队成员的利益激励不足,早晚会流失。”他愤愤不平地告诉界面记者。

不到一年前,BK社群还是云集微店平台上最大的店主群,群主BK号称云集四大开山店主之一,以社群运营见长。但在2017年底,四大店主集体离开云集,带着他们各自的社群成员,加入了起盘不到三个月的达令家。

这是云集史上最剧烈的一次店主流失危机。

危机源于云集的内部整改。2017年7月,云集微店因涉嫌传销,被杭州市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958万元的巨额罚款;8月初,其微信公众号被微信官方永久封停,同时被封的还有环球捕手等多家社群电商公众号。

尽管云集CEO肖尚略之后发表声明,称罚单主要是针对云集“两年前的部分地推模式”,但云集仍然不得不进行了长达四个月的整改,重新设置团队体系,并由此引起了大批店主的不满。

敏锐的店主们从这次整改中嗅出了信号:微商行业要变天了。

微商生态几乎是伴随微信诞生的。早在2013年,韩束、俏十岁等面膜品牌就开始悄然出现在微信朋友圈;接下来的几年间,越来越多的产品发现了微信的强大销售潜力,微商爆发式增长。根据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数据,2015-2017三年间,国内微商行业从业人数依次为1257万人、1535万人、2018万人,并且还在继续增加。

随着行业扩张,微商的盈利模式也在逐渐变质,从早期的品牌多级代理,到现在的平台多级分销,整个微商群体就像一个金字塔,以不同的形式反复描述着同一个阶级跃迁的梦想。

微商1.0

92年出生的婉婉拥有大学本科文凭,谈吐富有条理,并不像外界想象中的微商从业者。大学毕业后,她找不到工作,被一个学姐拉着干起了微商,没想到一干就是四年。

和大多数同行相比,婉婉的思路清晰得多。她没有从亲朋好友下手,而是专门开了一个小号,通过百度、微博等渠道引流,加上线下地推,短短一年就发展出了一个上千人的团队。那两年是微商的黄金时代,到2016年,她每个月的收入高达六位数,而她卖的仅仅是一种几十元一盒的洗衣片。

如此丰厚的收入并非来自产品销售的利润。事实上,婉婉属于微商金字塔的塔尖:即使一个拥有10万代理的微商大品牌,能做到她这个级别的最多不过几十人,99%的代理都不赚钱,因为这个生意赚的就是代理的钱。

“要想真正理解微商,你要先明白一件事情:微商卖的不是货,而是赚钱机会。”她说。

一名成功的微商首要任务不是推销产品,而是维持一个光鲜的朋友圈,从而吸引更多的下线。婉婉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,八部手机和十几个微信号几乎就是她的全部生活,但在朋友圈里,她悠闲、富裕,每天享受着奢侈品和美食,在世界各地旅游。

对这种生活的渴望,驱使代理们心甘情愿地加入她的团队,而每招到一名代理,她的收入就会增加一份,她的上级则可以拿到更多。

微商品牌有的是办法从代理身上赚钱。例如,很多品牌主每年都会组织旗下的高级代理出国旅行,住五星级酒店、包游艇乃至水上飞机,美名其曰“福利”或“团队建设”,实际上就是对代理们的一次收割。代理商想参加旅行,要么买几万元的货,要么直接交旅费跟团;在旅途中,品牌方还会想法设法刺激代理商补货。

一位曾经接待过微商团队的旅行社地接告诉界面记者,像这样的团,他们每年都要接十几个,每个团100人起跳,最多可达上千人。品牌方安排这样一次“福利旅游”,不但不花钱,还能赚到几千万回款。

品牌发布会也是收割代理的良机。锌财经曾经描绘过这样一个场景:二线城市的五星酒店,灯红酒绿,一家微商品牌的新品发布会正在举行。品牌方花十几万请来的成功学导师正在台上慷慨激昂地演讲,突然,导师指着第一排的几个代理说:“你们!请坐到后面去,把第一排让给我们今天开玛莎拉蒂过来的朋友,在场开玛莎拉蒂的朋友有吗,请坐到前面来!”

在这种羞辱性的刺激下,不少代理会直接冲出去,交出不菲的拿货费来证明自己。一场发布会下来,在自尊心和财富神话的双重刺激下,小代理们纷纷慷慨解囊,品牌方则赚的盆满钵满。

返回 微商资讯 栏目,查看更多相关微商货源!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热门推荐

最新相关微商资讯

免责声明:本站所展示信息均由会员自行提供,会员依法应对其提供的任何信息承担全部责任,微商货源网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。为保障您的利益,请注意可能的风险安全!